现在位置: 首页 > 阜南 > 正文

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来源:原创 发布者: 阅读:1551 时间:2019-08-06 19:42:06

本网讯 (颍州晚报记者储继明 工商导报记者季思华 实习记者费之路 程梓桐)8月3日,阜南县公桥乡唐林村村民孔路 […]

本网讯 (颍州晚报记者储继明 工商导报记者季思华 实习记者费之路 程梓桐)8月3日,阜南县公桥乡唐林村村民孔路光家里,一家人正在吃午饭。在座的有他的母亲胡侠,还有“四弟”孔伟。不时,孔伟把菜夹到胡侠的碗里。这个细微的动作让胡侠脸上乐开了花。


孔伟是胡侠邻居的孩子,今年25岁,近期刚从上海回来。从辈份上论,现年54岁的胡侠得叫他“叔”。

【把他:当成自己的娃】

5岁起,他来到了胡侠家,胡侠的“老房子”,就在孔路光家南侧一百多米的地方,是一个典型的皖北农村小院落。院落内坐北朝南的三间房子中,中间是堂屋;东间曾是胡侠的卧室;西间里有一张床,一张小桌,桌子上摆放着一台旧电脑,多年来,孔伟晚上就睡在这间屋子里。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20多年前,胡侠夫妇与孔伟的父母是邻居。两家虽没有亲戚关系,但农村比较讲究辈份,从胡侠丈夫(孔戈)这方来论,胡侠得称孔伟的父母为“爷”和“奶”。多年来,两家一直相处很好。

孔伟出生的时候,他的父母一直体弱多病,反倒是胡侠帮着照料的时间多些。村里有不少人至今记得这样一些片段:胡侠抱着她的“小叔”——孔伟,在村里“串门”,或是风风火火去“赶集”。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孔伟4岁,他的父亲病逝;5岁,母亲病逝,孔伟的大爹就担起了监护他的责任。不过,孔伟的大爹在外面的建筑工地干活,经常不回村,从那时起,孔伟就被胡侠接到了自己家里,和自己的三个孩子同吃同住。
孔伟11岁的时候,他的大爹在工地上突发疾病去世,胡侠夫妇就正式担起抚养他的职责。“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也困难,不过也没多想,这孩子成了孤儿,我们不养他,谁养他呢?”胡侠说。

【疼他:胜过自己的丫】

在胡侠家,孔伟被当成四个孩子中的“老四”,所以家里有什么“好东西”,全向他身上“倾斜”。

“我小的时候,家里四个孩子中,好吃的我吃得最多;新衣服也是我最先穿;跟他们三个‘磨牙’,别管怪不怪我,挨打的总是他们。”说起此话,孔伟眼中起了一层水雾。“甚至,地里的活,我干得也是最少的。”孔伟说。胡侠家总计十多亩地,大多数时间,胡侠从地里干活回来,看着她精疲力尽的样子,孔伟不想让她干,说自己去干,胡侠总说:“你别干,好好上你的学,将来不要像我一样累。”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2012年,孔伟参加高考失败。在此前后,胡侠家也发生了不少事:家中“老二”要娶媳妇盖新房,花了十多万元;胡侠的公公和丈夫先后患上癌症并去世,家里已经欠了不少外债。孔伟高考没考上怎么办?这孩子得成才啊!胡侠思前想后,最后一咬牙,又东挪西借了一笔钱,让孔伟复读。2013年,孔伟考取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(二本)电子信息专业。在父母的熏陶下,胡侠的三个孩子跟孔伟相处很好,亲如一家。孔伟上大学的时候,“老大”已经毕业工作,每月还给孔伟寄一千元钱,叫他买吃的和穿的,别委屈了自己。

【管他:与子不分上下】

胡侠不识字,但具有农村人所特有的质朴和通情达理,在管教孔伟时,完全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孩子。孔伟记得,他8岁的时候,有一天他偷偷下野塘洗澡,这事被胡侠知道了,拉过他就是一顿打。“当时屁股都打肿了,一边打,一边问:说!还下不下野塘了?”孔伟的初中是在乡里的“街上”上的,离家有十多里地。胡侠坚持,孔伟每周末都要按时回家,如果到该回家的时候见不到孔伟,她总会牵肠挂肚。一个周末,一直到了晚上,胡侠还没见孔伟回家,就打电话给他的几个同学,最后得知孔伟和同学逛街去了,晚上住同学处。虽然确知了这个消息,但胡侠还是一晚上没睡好,第二天,孔伟回到家中,胡侠把他狠狠地“吵”了一顿。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像这样的点滴小事很多。但有一件事,却是孔伟考取了大学之后,胡侠和他说起,他才知道的。

孔伟的高中是在阜南县城上的,离家有30多里,每个学期孔伟很少回家。胡侠不放心,“阜南县城里有网吧,这孩子不会迷上上网和打游戏吧?”于是,隔三差五,胡侠干完了一天的活,在傍晚时分骑上自行车,来到孔伟的学校和住处察看,当然每次都是偷偷摸摸“跟作贼似的”,没让孔伟知道。

【提她:大家齐声都夸】

“胡侠是个好人啊,她不仅抚养了孔伟,我记得他们夫妇在‘老房子’住的时候,每年过春节,她都要炸几十斤馓子,挨家挨户送,送完了,就回去再炸。”胡侠的一位邻居说。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公桥乡专职副书记胡鑫以及唐林村党支部书记孔伟涛告诉记者,胡侠家曾是“贫困户”,她这么多年抚养邻居的孩子,还供他上学,让他长大成才,确实不容易。加上她与人为善,多次被评为乡、村“好媳妇”、“好婆婆”及“公桥好人”,胡侠的家庭,也被评为阜南县“最美家庭”。

【多想:叫她一声亲妈】

2017年,孔伟大学毕业,来到上海一家私企工作。近期,他从上海辞职,专门返乡参加一个职位的招考,目前此事已经大头着地。

“以后再次参加工作,一定更加努力,力争收入再高些,为整个家庭出一份力,如果能到城市成家,把胡侠也接过去一齐住,不让她再这么累了。”孔伟憧憬着自己和这个家庭的未来。农村妇女胡侠:抚养孤儿20载,如今长大已成才

在孔伟心里,“老大”就是他的大哥;“老二”就是他的二哥;“老三”就是他的三姐。至于胡侠和孔戈夫妇,他更是当成了自己的母亲和父亲。遗憾的是,他至今没有亲口叫胡侠一声“妈”。“小时候,我要叫胡侠‘妈’,她不让,说我的辈份比她高。”孔伟说,时至今日,他和胡侠之间还是以各自的名字相称。

有一点胡侠并不知道,很早的时候,孔伟在自己档案的“母亲”、“父亲”一栏中,偷偷写上的名字就是:“胡侠”、“孔戈”。

版权说明:凡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依法追责!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